Take a piano. The keys begin, the keys end. You know there are 88 of them, nobody can tell you any different. They are not infinite. You are infinite. And on these keys the music that you can make is infinite. I like that. That I can live by. -- The legend Of 1900

我在构想一个有限的世界,它是被约束在一个小区域内,你只能在其中进行探索,而不能越出其边界。

这样的描述也许过于抽象,但是可以有具体的实例来比喻:它是 iPod 里有限层级且功能很少的菜单、它是封闭式的学校、疫情下不进不出的社区、抑或是《海上钢琴师》中 1900 一生所在的船上。

它们都有一些共同的特征:因为是有限的范围内,所以探索程度会随时间推进而逐渐饱和,且呈现出边际效益递减的趋势。

生活在有限世界中,我们每天都经历着重复的景色。但是,如果你愿意花心思去探索,也许能发现彩蛋,有时转瞬即逝,有时微乎其微,但我们仍能惊叹于它的出现,感受着它带来不一样的体验。

在大学封校的那段日子里,我爬上了学校几乎所有楼的楼顶,仔细欣赏形色各异的落日与景色。在一栋文科楼的楼顶,我发现了围墙上的涂鸦。这种感觉,正如在孤独的银河系中找到了人类以外的其它智慧生命体一般。

这就是有限的世界,每天重复的景色也许会使你感到无聊,但也在无形中让你思考,在已知中发掘未知。

继而说到无限世界。在这里,每一步都可以是全新的探索,沿途的景色可以永不重复,探索永远不会趋向饱和。

现代人生活在无限世界中。我们每天都在摄入新的信息,但我们鲜有想过,如何将它们消化。

以前的世界并没有现在这么过量的信息流,普通人想要获得一些信息需要拼尽全力,因此他们有大把的时间去反复咀嚼自己已经获得的信息。

一本书翻来覆去看几十上百遍,每一句话都会在他们脑中无意识的回想,在日常生活里,在他们那些闲着没事的时间里,突然蹦出来,突然有了新的感悟。

但到了我们这里,我们每天花很少的时间思考,我们追求干货、追求结论,直接将别人整理好的观点拿来用,并对其坚信不疑。

结果每个人的脑中都充满了思想,但这些思想绝大部分都不是自己的,只是一个片面的结论,大家很擅长用这些已经得出来的结论去互相攻击,但却少有人知道这些结论得出来的过程。

人类所有的问题,都源于人无法独自安静地坐在房间里。身处于无限世界中的我们,有时候也需要为自己构建一个有限世界,任思想纷飞、碰撞、绽放出火花。

参考与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