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内卷与未来的职业趋势

经济不景气,更有利于早点去朝阳行业。

早早去站位,早早去占坑。

本科生去了,几年后,就会发现,读研的同学还没有你混的好。

内卷,是无意义的做功。

一群人在无意义的做功,我们只要找到新方向的风口,过去占位。

占位,不卷。等到占稳了位置,就会有人卷过来。

到时候门槛水涨船高,但进入的早,便能卡住位置。

熟悉历史规律,自然能够找到合理的策略。

就像是在历史上,历次大萧条后,都会出现的洗牌。

对普通人来说,这恰恰是珍贵的机会。

—— 「立华说」

关于新能源行业的一些观点

其实在互联网工作了这么多年,各个巨头无非都在抢一个东西 —— 流量入口,车是未来的流量入口,互联网公司争抢造车这块市场也无非是这个原因。

在我看来,未来 3-5 年之内,新造车的战局就会稳定下来,到时候国内应该会有 1-2 家特别大的新能源车公司,就像之前的大众集团一样,吃掉大部分的市场,就像当年的美团、滴滴一样。

其实造车行业在各个行业吸了很多血,包括金融、互联网以及其他行业,人、财、物都往这个行业聚拢,洗牌之后可能并不需要这么多的从业人员。人是会跟着行业趋势走的,如果这个行业洗牌后依然能保持不错的增长,我会在这个行业工作比较长的时间。

为什么要抵制智能推荐算法

我认为,对人工智能的恐惧,大多数情况下,就是对资本主义的恐惧。我们担心资本主义将如何通过技术来利用我们。
现在,技术与资本主义息息相关,已经很难区分两者了。

-- Ted Chiang,美国科幻小说作家

不要自己感动自己

这些年我一直提醒自己一件事情,千万不要自己感动自己。大部分人看似的努力,不过是愚蠢导致的。什么熬夜看书到天亮,连续几天只睡几小时,多久没放假了,如果这些东西也值得夸耀,那么富士康流水线上任何一个人都比你努力多了。人难免天生有自怜的情绪,唯有时刻保持清醒,才能看清真正的价值在哪里。 —— 于宙《我们这一代人的困惑》

该工作工作,该学习学习,该睡觉睡觉,该玩就放开玩。

买了一台 NAS

我从闲鱼代理买了一台 DS220+。直接原因是因为,Google Photos 从六月以后取消了无限上传额度,且我也慢慢意识到,把从小到大整整几百个 G 的照片,都托付给垄断公司,是非常不保险的做法。甚至可以说,只要他们想,是可以找个借口,把用户数据丢掉的。

不仅仅是照片,项目仓库、音乐、电影等等,我都急切需要一个反脆弱的数据存放方式。

「让我的数字资产比我活得更久。」这是我的目标。

最开始,我仅仅是把数据存在电脑单一硬盘上,但如果不巧碰上硬盘坏了无法修复,或者往极端点想,电脑被偷了,那数据就永远丢失了。大多数人会想到这个问题,并选择冷备份的办法。但是我们都知道,数据是不断更新的,冷备份有周期性,一旦在备份开始前发生意外,那么这一个周期的数据(甚至恰好有关键数据)也是找不回来的。而且这种办法非常不 geek,繁琐的流程应该交给机器来解决。

后来我尝试用各种局域网 sync 工具和 git 的方法,但前者方案并不完善,而 git 虽然安全可靠,但不适合处理非二进制的大文件(所以我现在仅仅用 git 来处理项目仓库)。

所以我索性上了白群晖,NAS 本地储存 + Cloud Sync 加密上传各大网盘,一步到位。而群晖的 Photos 套件,跟 Google Photos 的用户习惯相差无几,不难入手。

数据的迁移还是挺花时间的,需要有耐心。这星期内我也会出炉一篇文章,讲讲我是如何「永久」保存数据的。

如何不长痘

最近因为吃了一顿麦当劳上火感冒了,在养病的几天里,我发现脸上的痘渐渐消了,而且也没有新长痘。

之前小发也跟我讨论过,于是我想了想,大概是这几个原因:

  • 足够睡眠、不熬夜。在那几天里,我每天晚上十一点半睡,早上七八点醒。
  • 饮食清淡。那几天吃的都很清单,基本上都是汤面、汤饭,也不吃辣,不吃冷饮雪糕,所以一点儿上火或生寒的元素都不存在。

一直到现在我都保持着这些做法,所以到现在也不怎么长痘。

一旦知道自己没长痘,整个人就精神多了,待人接物也自信了许多。这也反过来督促自己该早睡早起、饮食清淡。这是一个积极的正向循环,希望我能坚持下去

Hello blog

终于,我还是给知识库加上了博客的功能。

在听了 捕蛇者说 的播客节目「个人知识管理体系系列」后,我思考了一番,发现之前倾向的单一知识库的做法,存在一些弊端:

  • 日常一些零碎的观点或想法,不适合提出来长篇大论、单独成文。
  • 知识库的文风比较正式,需要引经据典、咬文嚼字,这样一来写作的周期也会被拉长,这也削弱了零碎写作的积极性。

我希望把博客当 gist 用,简单记录一些零碎观点或想法。